意拳大成拳

拳論三則解讀-李榮玉

時間:2015-1-2 9:52:17  作者:中華氣功大全網  來源:www.abblsm.tw  查看:1  評論:0
編者:李榮玉,早年習過形意拳少林拳。1974年,在大成拳名家關維林先生(姚宗勛的弟子)指導下練習大成拳。之后又先后接受過張鴻誠、金啟莊、崔有成、王斌魁、姚宗勛等多位大成拳(意拳)名家的指導。1980年,在王薌齋之傳人常志朗先生的指導下系統地學習大成拳,并在常先生的介紹下,先后得到過卜恩富先生和王選杰先生的指導。在當代大成拳(意拳)家中,聽李榮玉先生講拳,總覺得有些與眾不同,就像互聯網上一位武友說的:“現在的拳家往往存在這樣幾種人:一種是自己實作水平很高卻對拳學真髓說不明白;一種是對拳學真髓能說明白卻不愿意說出來;一種是既能對拳學真髓能說明白又愿意說出來。李榮玉先生就屬于最后一種人。”下面李先生對三則拳論的解讀,希望能再次印證這位武友的所贊不虛。

什么叫“雀難飛”?什么叫“攬雀尾”?

“攬雀尾”、“雀難飛”是指功夫練到一定程度,手上的一種“勁”,這種功夫的程度或者說“勁”一般是由站樁所得。站樁時手上要求五指盡量往大了分,要大把抓,腕子要“挑”,這是持樁時手上的要求。一開始是要求,按要求做到了,只要外形正確,時間長了就能使這三個要求變成“力”,變成了力后各種力互掙才能拉筋,把筋拉長了用力時就沒有障礙了,這時再用力時還是松的,也就是說“用力時是放松狀態的”,或者說“在放松狀態時才能使力”,這時松緊同時存在。一般太極拳、形意拳、少林拳都稱為陰陽力,或者是剛柔相濟力。

得到這種力后手上是什么感覺呢?有的武術大家說像是攥著一只鳥,鳥想飛時我攥一下,不想飛時我就松了它讓它飛,它再想飛時我再攥它一下讓它飛不了,這樣反復做下去,這稱之為“攬雀尾”,也有武術大家把這種力稱之為“雀難飛”。需要注意的是它是一種“像”,不是“是”。它不是真的把一只鳥托在手上鳥飛不了。太極拳中所說的“雀難飛”和“攬雀尾”都是一種“意”,“意”就是“像”。中華武術各門派中所說的“意”都是“像”,不是“是”。

現在社會上流傳著一種說法,說是楊露禪能手上托一只鳥,鳥飛不了。還有的說王茂齋也能手上托只鳥,鳥飛不了。還說什么鳥一蹬腿,手往下一沉,鳥蹬不上力了所以鳥就飛不起來了,這都是沒有的事,中華武術根本就沒有把鳥放手上鳥飛不起來這項技能,這也很好證明。一是查各家拳譜,越老的越沒有。新的沒準有,因為是編的。現在如果不把這件事澄清了,恐怕以后的拳譜得再加上這一項,就是武術練好了把鳥放在手上飛不走。二是凡是正規渠道口傳心授下,出來的人都不會說這種話,說這種話的人肯定是沒經過“修身”的人,經過修身養性的人是說不出這種話的。把中華武術無限地夸大,實際上對武術不是褒,而是貶,吹牛吹出去了,后人怎么練也練不出來,到頭來收不了場。現在好多外國人也喜歡中華武術,外國人是講道理的,是講實事求是的,一旦他們知道上當受騙了,武術在他們心中就沒有那么高的位置了,這也就給中國武術家丟臉了。這些話,也不是中華武術界的先輩們說的,而是后人編造的。

“攬雀尾”和“雀難飛”是反映在手上的“開合力”。武術講“開合力”,“開合力”在全身各關節、各部位都會產生,產生在手上叫“攬雀尾”或“雀難飛”,還有別的叫法。出現在全身各部位都有叫法,一般統稱叫“開合”,或稱“鼓蕩”。全身各部位出現“開合”說明功夫已經練得很好了,說明身體已經整了。身體出現即開即合的狀態是養生的最高境界,它可以隨時排放出體內毒素,而且外邪不會侵入,使得身體非常強壯,不易患病。

“攬雀尾”和“雀難飛”是手上的開合力,如果手上有了開合力,身體別的地方也會有開合力的,不可能手上有開合力了,身體別的地方沒有開合力。一般開合力一出現,就有幾個地方同時出現。當然如果身體各部分開合力都出現全了,那么功夫就深了。手上有了開合力再加上身上其它一部分的開合力(即便不是全部),在技擊上就有用了,就有了滲透力。在交手中如果手碰上對方即使不是要害部位(比如胸部、背部)也會傷及對方的。手上具有“攬雀尾”和“雀難飛”的力說明功夫已上身,具有傷人的力。打要害部位誰都會傷人,具有傷人的力指的是打非要害部位。如果按某些人的說法,手上托只鳥,使鳥飛不了。第一是不可能的事,第二即便可能也沒有用。它既不是養生的最高境界,也不是技擊中的殺傷力。根本就不是中華武術追求的內容,楊露禪也好,王茂齋也好,他們都是中華武術大家,他們不可能追求這些東西,硬把這些東西編造在他們身上,實際上是對他們的貶低。這件事說明了沒有經過修身養性的人想褒獎中國武術家卻不知道怎么褒,相反,倒做出了貶低中國武術家的事。中華武術大家都是經過修身養性的,沒有經過修身養性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修;煉的是什么東西。

“手上托只鳥,鳥飛不了”這種說法和中華武術中的“攬雀尾”和“雀難飛”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請廣大武術愛好者不要相信這種對武術的誤解誤讀。

什么叫“運力無障礙”?

“運力無障礙”是中華武術特有的一種境界,世界上其它:運動都沒有這個概念。為什么呢?因為任何運動都會運力時有障礙,常人用力都有障礙時就被認為這不是問題,是人用:力必然的狀態。什么叫“用力有障礙”?就是在用力時身體總有些部位或關節使不上力,或者說是沒感覺,這種現象誰都有,運動成績再好的人也會存在這個問題。為什么?簡單地說,就是筋短。筋短了你在用力時或者說發力時它老拽著你,無形中讓你發不出力,或者說發力受到限制。這種現象在中華武術中就叫“運力有障礙”。那么怎么才能解決呢?我們中華民族的祖先們在長期的實踐中摸索出了解決運力有障礙的一種方法,這個方法就是“站樁”。站樁能拉筋,把筋拉長。筋長到一定程度運力就無障礙了。也就是說筋長到一定程度:再用力時筋就不拽著你了。反而能幫助你用力,而且這種力是持續的、不間斷的,全身任何部位、關節都能用上力,全身上下沒有不幫忙的地方,這就叫“牽一發而動全身”。

“運力無障礙”是運動的最高境界,這是中華武術家追求的一種境界。身高馬大在對抗中占優勢是顯而易見的,但那:是先天的、爹媽給的,是后天無法改變的。但“運力無障礙”是經過后天的學習努力可以達到的,中華武術大家能在對抗中戰勝身高馬大力量大的對手,靠的就是力無障礙。

中國人能發明站樁,是中國人的智慧,是中國人對人類自身的解讀。

相較于培養一個體育運動的世界冠軍,想培養一個“運力無障礙”的武術家就太難了。當今世界,如果你有錢、有權、舉行一次比賽,也許就能出一個冠軍,但卻不一定能培養出來一個能運力無障礙的武術家。有錢能使鬼推磨,但再有錢也出不了真正的武術家。要想培育出武術家必須得講理,一時的勝敗在于力,千秋的勝敗在于理。中華民族的武文化遲早要被人類所接受,因為人類是講理的。

不能以對抗比賽的勝負來判定武術水平的高低

什么是中華武術的技擊?

武術技擊的特點是打實,這是由于中華武術的訓練所決定的。中華武術通過系統的訓練可把人練成整體,只有具有整體力的人才能打實。世界上有很多對抗項目,但他們都是打虛,因為全世界的其它運動,不可能把人練整。練不整又要對抗,就只能打虛。這也是由于訓練所決定的。練什么就用什么,這是人的本性所決定的。西方運動練的是局部,它只能打虛。中華武術練的是整體,它既能打虛又能打實,所以我們稱它為打實。在打斗過程中打實容易打虛難。所以能打實的人必然打實就不打虛了,打虛相比打實過程要復雜得多。什么都不練的人也能打虛,只不過比練的人方法要拙,力量要小而已。打實就難了,全世界只有中華武術家能打實,這是中國古人的智慧。

什么叫打實?雙方交手一攻一守必然形成接觸,按照打虛的方法,一進攻,對方守住了沒打著,被對方擋住了就要做下一個動作,繼續攻擊。而打實的方法卻不是這樣,一攻一守,守住了沒打著,這時不再用下一個動作,而正是這一攻一守形成接觸,才是打擊對方的最佳時機。雙方一接觸在武術中叫“搭手”,一搭手通過做“搬、攔、拿、扎”攻擊對方,一般來講一下定勝負。“搬、攔、拿、扎”是四個暗勁(此處不詳解),這是少林拳的叫法,形意拳、太極拳和八卦掌各有叫法,但都是一個意思,就是打實。不打實就不是中華武術的技擊,要打實必須具備“整體力”,獲得整體力站樁是不二的方法。如果給技擊下一個定義的話,那就是在運用整力的情況下與對手對抗才叫技擊。技擊這一概念是中華武術的專利,運用別的方法與技術的對抗都不能叫技擊。

從現在看各種對抗比賽,統統都是掄,是打虛。總之,不是中華武術的技擊。王薌齋先生稱這種打法叫“一出手一大片”、“閉眼大撒手”。中華武術技擊發力靠的是自身的掙力,所以它出手是槍點一條線,像導彈一出手即便有誤差,它可以修正,不碰到目標不爆炸。其他對抗運動由于訓練的原因自身產生不了掙力,發力靠的是掄。像炮彈一出膛,對方目標一躲,或者瞄偏了,炸彈就炸空了,自身不會修正。所以中華武術的技擊與其他運動的對抗不是一個原理,是兩碼事。所以說現在是中華無技擊,既然是中華無技擊了,世界各國就更沒有技擊了。中華武術的技擊已經沒有了,再用各種形式的對抗,各種規則的搏擊的勝負來評價武術水平的高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各種規則的搏擊,不論是打得好,打得壞,打輸了、打贏了都與中華武術無關。

中華武術技擊的失傳可不是現在的事了。王蘿齋先生說他趕上了個尾巴,在上個世紀一、二十年代還有那么一批能技擊的武術家,比如像:謝鐵夫、恒寬、恒林、李瑞東、孫祿堂、尚云祥等老前輩,但都比王薌齋先生大二十歲以上,尚云祥是最年輕的武術技擊家,比薌齋先生也大二十多歲,比王薌齋先生小的技擊家基本上就沒有了。薌齋先生的學生基本上都能打,過去經常與人交手,屢戰屢勝,薌齋先生怎么評價的呢?他說:“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真正的武術家,現在的人都沒功夫,如果尚云祥活著,我讓他們打打尚云祥,我看他們怎么打尚云祥?拿什么打尚云祥?”

薌齋先生教授志朗先生時就常說:“不要成天就想著怎么打,要把時間擱在功夫上,要練功夫,功夫好了人就整了,人整了出手就具體,全身上下哪兒哪兒都具體,一站、一立、一動哪兒哪兒都具體(拳拳服膺),沒功夫出手就一大片,贏了人都不光彩,那不是中國功夫”。

標簽:拳論 解讀 

Copyright © 2002-2012 中華氣功大全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64025號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香港